我和K媽媽的交集全因兩家的孩子,不僅K和兒子同班,K姐姐和女兒亦同年,那陣子我們有談不完的育兒經驗以及親子話題。


 


孩子小五時K媽媽帶著兩個孩子來訪,她很客氣的做了一塊鹹豬肉送我。這塊加工過的豬肉,讓我一向笨拙的廚藝佩服萬分。


 


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塊已冷卻的豬肉,K媽媽放在提鍋裡拿了過來,她讓我取下豬肉再把提鍋帶回家。她說:「我不用塑膠袋,出門購物我會自備容器。」這句話讓我覺得汗顏,平常使用過的塑膠袋我會收集重複使用,但是做不到不用。


 


閒聊間K媽媽談到剛剛在路上頻頻聽到的的喇叭聲,對司機的製造躁音頗不以為然。十多年前環保意識沒有現今成熟,那天K媽媽著實幫我上了一課。


 


………


 


孩子小學升國中依班級傳統,幾乎每個孩子都會報考國中數理資優班,偏偏僧多粥少,卅個名額約有一半會給外來人口入侵,他們班註定有一些人會被擠出資優班行列。


 


因此,家長們早早摩拳擦掌為自家孩子舖路,他們除了常態性的加強外更在小六時做最後衝刺。當時有位媽媽找到一家設有資優實作短衝班的補習班,就大夥兒「ㄐㄧㄡ ㄐㄧㄡ 咧」一起去試聽。


 


那一次全班到齊,我家兒子也不例外。這個實作班著重在手操作實驗,內容應該會是有趣的。兒子自從小五暑假玩過實驗器材(懵懵懂懂玩物理-小學  )其它時候他大多只能在紙上談兵。


 


兒子是不太理會升學考試的,但試聽回來竟然表示希望能繼續去上課。難得一次他願意跟著大夥兒去上補習班的課程,如果不是當時正好接到交大教授「歡迎○小弟來旁聽我的課…」而被我勸回,兒子應該會參予實作班的課程。(伯樂出現─數學基金會  


 


當補習班遊說的時候,我懇切的說孩子很喜歡他們安排的課程,但上課時間剛好與更重要的事相衝突以致無法前往。電話中補習班負責人聽了龍心大悅,很客氣的說下星期還有一場,歡迎我兒子再去試聽。


 


我兒子其實比較喜歡去補習班做實驗,但能夠到研究所旁聽機會多麼難得…


 


「我們先去一次,如果你覺得不好,下次就不去好嗎?」


 


「到研究所旁聽過,再選擇要去實驗班還是交大,好不好?」


 


我不想讓兒子錯失良機,於是努力勸說。


 


就這樣,一次的研究所旁聽又把兒子吸引了過去,他心甘情願的放掉實作課程到交大,和一些大孩子一起聽教授的課。


 


不清楚班上同學有多少人參加實作班,只知道國中數理班放榜後,依例有一部份的同學落榜。補習班高高興興的貼出榜單,班上考上的同學全被一網打盡,兒子的名字也在其中。


 


兒子免費上了兩次實作課,不管有沒有用考上了總是要禮貌道謝。當撥通電話,沒想到補習班負責人反而跟我說:「謝謝妳讓我們多了一個名額。」我覺得訝異,但兩人仍謝來謝去皆大歡喜,顯然這是一個不錯的結局。


 


說這麼多是想談K


 


K當時也和大夥兒一起試聽,不過他跟我兒子一樣只試聽兩堂課,並沒有真正參予實作課程。補習班的榜單讓K媽媽不悅,她要補習班將K的名字從宣傳單上卸下來,其間雙方似乎鬧得有些不愉快。


 


最後補習班妥協,才明白為何他們要謝謝我,原來是K媽媽不想讓K幫他們增加一個名額。


 


其實這些孩子大多強棒,再上實作班是家長不放心。經過小學四年「特教訓練」,無論如何他們的機會還是比普通班的孩子來得大。補習班招收到這一班學生算是撿到了便宜,對這些孩子來說只不過是花幾個月的時間到實驗班過過水罷了。


 


這件事無所謂對錯,K媽媽心中自有一把尺,她有她衡量的標準。補習班要的是績效,只是他們不小心踩到了K媽媽的紅線…。


 


我呢?對這點沒有那麼堅持,它;沒有那麼重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