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蘋果樹下沉思的牛頓,突然被一棵掉下來的蘋果打到了頭。


 


從樹上掉下來的蘋果引發了牛頓的思緒,因而發現對物理世界有著偉大貢獻的萬有引力。


 


蘋果往下掉是天經地義的事,千萬年來它從不曾往上飛過,如果牛頓不是擅於思考,他怎會疑惑為何蘋果只會往下墜?


 


因疑惑;思考為什麼進而改變了世界,然而這顆蘋果打到的如果不是牛頓,是你或是我會如何呢?


 


說是帶著孩子玩,其實我們很快的就主客異位換成我被孩子帶著玩。孩子從玩樂中發現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有些他們可以自行體悟,有一些則被我引導也玩得熱鬧。


 


我循著一般人的模式長大,踩著前人的步代接觸的全是現成的知識。生活中的常識則因習慣而來,我從不曾想過「為什麼它們會這樣?」


 


我們的遊戲+探索在孩子大一些,他們的表達能力到位後,我和老公逐漸疲於應付這兩個小小人兒的提問,彼時才深深覺得書到用時方恨少。


 


人有兩個眼睛為何看到的影像只有一個?


 


有次兒子問:「兩個眼睛為什麼看到的是一個?」


 


父母厲害的地方就是能夠迅速的讀懂自家孩子的童言童語。兒子的原意應該是:人有兩個眼睛為何看到的影像只有一個?這個問題問得我和老公兩人面面相視答不出話來。


 


我們的驚訝不在於五歲的兒子提出了超出年齡的光學問題,而是在於「兩個眼睛會看到一個影像是天經地義的事,它傱我出生到現在一直都如此,這個五歲的小男孩腦袋瓜裡裝的到底是什麼?為何過去幾十年我不曾覺得它會是問題?」


 


我們的玩就像牛頓的那顆神奇的蘋果,敲到了兒子的腦袋瓜;敲出了他一長串的為什麼,也敲開了他探索世界之門。


 


眼睛的位置會改變物體的位置


 


這標題有點繞口,它很有趣但我不知道如何下標題,只好根據我所看到的過程,硬掰一個。那一年兒子長針眼看眼科,醫生幫他動了小小手術,讓兒子帶著一隻眼罩回來。幾天後取下眼罩,兒子說:


 


「左眼和右眼看到東西(物體)的位置是不一樣的。」


 


真的嗎?怎麼可能!我覺得不可置信,兒子示範的指著窗框,遮住左眼注視著指尖對過去的位置,再快速的換遮右眼:「看!原來左眼看到的那個點,換右眼看位置就跑掉了。」


 


我試著模擬一遍,真的耶~為什麼?我不知道…


 


問題在孩子大一些,天天窩圖書館(閱讀)的那陣子得到了解答。有關眼睛的位置改變,物體的位置會跟著改變這件事,或許一個簡單的實驗就可以得出結果,但是四、五歲的孩子經由實作發現問題;再尋找答案的過程,不就是典型的科學實驗嗎?


 


光的三原色


 


兒子玩著他的手電筒,有天他找我要彩色玻璃紙,我到坊間只找到了紅黃藍三個顏色。兒子好忙;過一會兒他指著上頭叫我看。一抬頭,哇!七彩繽紛的光源,從包著彩色玻璃紙的手電筒,直射到白色的天花板上,好漂亮!


 


檢視手電筒,原來兒子讓三個顏色的玻璃紙部份重疊,用透明膠布粘牢,再包裹住手電筒讓光透過彩色玻璃紙投射出去。原本我以為他只是想要製造美麗的霓虹,那知他說:


 


「紅色加黃色是橘色;黃色加藍色是綠色;藍加紅色是紫色…」


 


我猜他一定是在我不知道的哪一本書裡,看到大多數的顏色可以透過紅、綠、藍三色,按照不同的比例合成,呈現紅、橙、黃、綠、藍、靛、紫的可見光譜。而平日的動手做做看,讓他想要實驗做証明。


 


為什麼嘴巴吹出來的是冷空氣,哈出來的卻是熱空氣?


 


兒子的哈氣與吹氣的問題是這麼說的:「為什麼嘴巴張大大的哈出來的氣是熱的,張小小吹出來的氣是涼的?」


 


趕快將手放在嘴巴前哈氣與吹氣試試看。真的!為什麼?不知道。


 


「我們下次看醫生時問他,醫生一定知道。」我暫批問題擱著俟機再找答案。


 


過些時候兒子感冒到醫院我幫著問醫生,結果他跟我的反應一樣趕忙操作一遍,很驚訝的說:「真的耶~」


 


「為什麼?」我們等著解答。


 


「我不知道…」醫生有些猶豫的答道。


 


「可是;我跟我兒子說你一定知道。」步步進逼…很無奈,兒子想要知道為什麼。


 


醫生想了想,接著對著我們說了一長串專業用語,兒子實在太小聽得一臉茫然。醫生希望我可以幫著解說,可是我也好不好那裡去,那些超乎我能力的專業知識,像一團迷霧根本聽不懂。當時外頭有一群患者等者,我頻頻點頭不敢說不懂,希望快快結束帶著兒子走出診察室。


 


過幾天兒子自行揣測出答案:「嘴巴張大大的哈出來的氣是從肚子裡跑出來的,所以是熱的。張小小吹的氣是外面的空氣,所以是涼的。」


 


對了嗎?還是不知道。很多年後他在書上看到了這個問題解答,他說書上寫的和他想像的不一樣。


 


風車向左轉還是向右轉?


 


兒子玩樂高,看著他剛完成的風車發呆。過一會兒他問: 「風車是向左轉還是向右轉?」


 


客裡的爺爺說向左轉,爸爸說向右轉,我也被問得楞在原地;平日看到的風車到底怎麼轉?


 


那一頭的爺爺和爸爸兩人還在辯論風車向左或向右轉,這一頭兒子已經自行得出結論:「我覺得風怎麼吹它就怎麼轉。」


 


這…爺爺和爸爸突然沒了聲音,我倒是覺得很好笑。是兒子的問題讓我們莫名其妙的掉入陷井嗎?我們為什麼全像被訓練慣的學生一樣,只在他出的左轉右轉裡選答案?


 


風車怎麼轉?或許不只是風怎麼吹它就怎麼轉,但此時思考己成了孩子們的生活習慣,這階段我們要的不是精準的答案,而是要延績孩子的話題,那天下午我們就陪著孩子到郊外觀察風車。


 


那天,我們的確看到風車因風向而轉動。


 


彩虹是圓形的


 


那年小小年紀的兒子告訴我們說;天上的彩虹是圓形的,因為地球是圓的,我們站的位置看不到下面那一半,所以彩虹看起來是半圓形的。


 


這…我們離開書本實在太久了,有沒有學過彩虹是圓形的這一段,實在不復記憶,不過兒子的推論有夠大膽,把彩虹當成畫圈圈,想像中把另一半補上來。


 


昨日再問那位已長大的小男孩,當年圓形的彩虹經過多年所學答案有被推翻嗎?他笑著說:如果水氣夠的話,理論上應該沒錯。


 


那…當時是怎麼知道的呢?推論的嗎?他還是笑著;說:忘了。


 


~。~。~。~。~。~。~。~。~。~。~。~。~。~。


 


故事說得差不多了,牛頓的蘋果敲到我家孩子,敲出了他們無邊無際的創意與發想。


 


那棵蘋果樹枝葉茂密,它伸展至世界各角落。吊掛著蘋果的枝椏深入我家,也會延展到你家。


 


熟透的蘋果隨時都會掉下來,你家的孩子若在樹下,不要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