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近期插畫


 


 


開格之初,先是把我的格子當成女兒畫畫的展示平台,寫女兒的學畫歷程(我家寶貝─姐姐篇),從她兩歲九個月的第一張畫一路貼,貼到最近的插畫止,連同弟弟的故事刊頭約有三、四百幅。


 


其實女兒的畫不只這些,她在高中時候大量作畫三年就畫了六百多幅。那段練功的日子一心二用,要畫畫也要面對學測,心力負荷很大很辛苦。


 


女兒國中基測第一階段考完,覺得不滿意又花兩個月的時間再戰一次,那時候我和許多考生的媽媽一樣,相信自已的孩子可以表現得更好,於是鼓勵女兒下課後直接到圖書館閱讀室挑燈夜讀。


 


下班後我會到圖書館找女兒一起用餐,希望可以藉此沖淡她的緊繃情緒。沒想到第二次基測更不如預期,分數反而沒有第一次的分數來得高,之後女兒進到社區公立高中就讀。


 


喜愛畫畫的她立志進藝術大學,高中學測前考了一份耀眼的術科成績,許多科目考出了頂標中的頂標,畫室老師將它影印下來高高的貼在公佈欄上,給學弟妹們做為日後衝刺的目標。


 


才藝型的孩子,要精進才藝還要面對學業,高中三年女兒比起同年齡的孩子更為忙碌,她花好多時間畫畫更要關注學校功課。高三學測前她一如國三時課後到圖書館閱讀室看書,我也如三年前般下班後過去找她一同進餐。


 


那陣子女兒情緒起伏很大,時而雀躍時而如競賽失利般的心境,總是說自已的努力沒有代價(努力用功)。我既勸說又開導,但患得患失的心境總在看不見盡頭的漫漫長路中遊蕩。


 


那天我們談著談著…女兒述說起她心中的鬱悶,談到了她的努力;談到國中時候那頹喪的一役:「我很想把它做好,怎知兩個多月的努力,換得的是一張毫無代價的成績單…」


 


我回想起三年前的同一時候;同一地點,女兒跟著大夥兒埋首夜讀的日子。往事歷歷…回頭望進閱讀室裡黑壓壓的一群,那些和女兒一般大的孩子,正埋首書堆連夜苦讀。


 


看著不甚寬敞的讀書環境,青澀的年紀為何而戰?想起女兒過去孤軍奮戰的日子,我…不捨也無奈。


 


「一枝草一點露,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已位置,女兒應該知道如何找到她的定位。」我想。


 


站起身來低聲的對女兒說:「回家吧!」


 


我們默默的走出圖書館…


 


去它的學測…


 


從此我忘記女兒的學測,她也揮別圖書館的夜夜苦讀。


 


結果女兒考了不頂漂亮的學測分數,搭配一份超高的藝科成績單,她沒進到理想中的藝術大學,但推甄到第二志願的某大美術系。


 


上了大學女兒像個貪心的孩子,悠遊在美術領域裡的各學科。她在成長;不只是單純的技法,還包括心靈與美的鑑賞;對作品的自我要求,都不斷的在提昇與精進。


 


她畫畫的風格非常多元,喜歡把不同元素加入畫中,她說:


 


畫油畫可以背景模擬水墨山水,亦或是水彩的流動感…
畫水彩有水墨筆法,也可以有油畫的厚重或原本的透明感…


設計有繪畫的身影;插畫有設計的味道,嘗試讓水墨深入其中...


 


她說;我喜歡運用所學,不管是甚麼技法解決畫圖技巧上的瓶頸。


 


她的課業作品得到各科老師的肯定,兩、三年來不只術科名列前茅,連同學科也不遑多讓。


 


我問女兒現在可還有高中時候的抱怨?


 


她笑著說;「妳很會記仇耶~」。


 


又是要面臨下一階段的時候了,剛升大三原本說好準備報考國內美術研究所,事隔半年卻未見她有所準備。


 


怎麼了?她說對自已的下一步感到迷惑,必須弄清楚。


 


女兒從小喜歡畫畫我們也支持她,但畫畫除了做為興趣休閒,可以…謀生嗎?


 


我跟她提過,如果畫畫結合商品路會更寬廣,但她的世界還很單純;理想化,對「商業化」有些排斥。尢其高三那年為一家書局設計提袋,那時她不懂得事先「清楚溝通」,偏偏委託人初始很客氣都說沒意見,事後意見多到讓這小女生嚇到,她的設計被要求做了許多更改。磨了好多日子才讓對方滿意,之後她一再說她不想走商業設計。


 


近期她愛上了插畫,平日習作得到老師相當的肯定與鼓勵。有天她突然告訴我,說想走插畫當插畫家。


 


插畫家?我對這360行外的一行感到極度陌生,建議她繼續升學再觀察,有時候礙於現實不能隨心所欲時,要折衷做規畫才能順意的追求理想。


 


沉澱了半年女兒終於確定報考研究所,她又回到面臨大考的日子。經過深思熟慮後選定目標,此時她不再有國高中面對大考的徬徨與無助。成熟的她揮別稚嫩,在不一樣的時段裡,追尋不一樣的人生。


 


女兒在純美術這一塊表現極好,多年下足功夫累積了國畫、水彩與油畫的技法,最後卻選擇以一枝單色筆作畫。很好奇;於是我做了如下訪談。


 


女兒說:


 


從國畫、水彩、油畫的直接傳達,到以簡單媒材單色畫插畫並不是轉換跑道,而是插畫更能讓我傳達表現心裡所想。


 


我曾經迷惑是否先前所學只為輔助插畫?而我的本意並不想放棄它們。後來想通了,走向插畫是吸收、匯集先前的養分,無論我以何種畫法呈現,它的藝術性都是存在的。


 


選擇單色筆是覺得它垂手可得,是最簡單也最容易讓我表達想法的畫畫工具。


 


女兒提到她之所以熱愛插畫,是因為;


 


過去許多年幾乎從高二開始,當審視自已的作品時,常覺得內容上雖有所關連,但它們無法做有效的連結。


 


那些年在同儕中我的圖看似厲害,但我從中感到它有傳達上的障礙,讓看畫的人難以解讀我畫中的意涵。很高興的是在接觸插畫後我有了突破,它的呈現方式可以滿足我…


 


(以上訪談,我聽得很仔細寫得很小心,只是…是不是傳達了女兒心中所想,我也沒有把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