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近期插畫


 


 



許多家長說:「國中讓孩子讀美術資優班,是為了避開普通班的龍蛇混雜。」言下之意,特殊班的孩子品性與學業各方等齊只有龍沒有蛇,近朱則赤;近墨則黑,小 時候老師都有教,這點家長們比孩子更清楚。


 


真的嗎?我發現霸淩事件的發生,常常是群起為之有些人根本身不由已,普通班如此資優班亦然。就如前文(校園霸淩(一) )我所提到的那些孩子有些人是逐漸被同化,他們的理直氣壯來自於多數人都這麼做。


 


兒子國中班上的一位同學;在此稱M,考上高中數理班後選擇放棄,回到另一所高中普通班就讀,他說:「不想讀資優班,我去考是考給大家看的。」


 


又一位被傷害的孩子,我對整件事情的始末不是很清楚,只斷斷續續知道M不得人緣,他被同學孤立。分組學習時他最常和我家兒子同一組,因為他找不到其他人願意和他在一起。


 


我兒子是那種「都可以」的個性,他沒有很看重學校學習的部份,同學間或許正上演著女兒小學時候的霸淩事件,他也大事看小;小事看無。


 


有天L媽媽跟我說:「M被七、八個同學丟紙球,很生氣告到學校去,導師約談家長正在處理。」


 


我問兒子發生了什麼事,兒子說;「那天我看到很多紙球滾過來,M撿起來丟回去,球又滾過來…」


 


就這樣?那老師為什麼要約談家長?兒子說:


 


「不知道啊!其實我也很想撿來丟,但球都不滾到我這邊來。」


 


兒子用「滾」形容「丟」,我想M難過的不在於球是滾還是丟,而是那一群人集結欺負他。類似的事件一再重演,M覺得孤立無援往上告,被告的同學不滿再集結算帳。


 


長期積怨讓M對資優班產生害怕與失望,高中他為媽媽報考數理班,考上不讀是為自已。M媽媽我不熟,但相信她一定跟我當初一樣無助。答應孩子考而不讀是為了舒展一口怨氣,因為這所聞名的高中數理班錄取率相當低…


 


讓孩子抬頭挺胸的扳回一成?很卑微的反擊,只是除此之外又能如何?那三年M媽媽一定也想方設法的幫孩子解決困境,直到畢業前才發現離開那一群人是最好的方式。


 


肢體霸淩容易讓事態明朗化,至少是非對錯當下立判比較容易處理。聰明孩子間的關係霸淩不易被察覺,家長們根本不會接受自家優秀的孩子會欺負人,他們比較相信是M不好,所以大家不喜歡他。


 


學校呢?只要不出事學生間不和不影響大局─升學率,他們是採取不予理會的。更何況那群孩子將是學校之光,是校園跑馬燈上風光的人物,怎麼可能會和霸淩扯得上關係?


 


提起這件事是從女兒身上引申過來;資優智能班裡有沒有霸淩事件?


 


答案是: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