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近期插畫


 


 


 



「妳兒子個性溫和又專注學習不打電動不上網聊天,妳是怎麼教的?如果他是我兒子有多好。」有次L媽媽在訴苦後這麼說。(另一個資質優秀孩子的成長─L


 


「啊?沒有教。我兒子沒有L的能耐,他無法…大概也不會努力達到妳的要求。」邊說邊搖頭,怎麼可能。這是怎麼樣的組合…


 


簡單的回應了L媽媽的假設,但這假設卻常在我腦中浮現。是呀;如果兒子與L兩人互換成長環境,長大後又會如何呢?


 


「如果他是我兒子有多好。」這句話道出了L媽媽的苦惱,也點燃了我內心的疑惑。


 


孩子的小五語 文 老師對我說:「我很喜歡看他(兒子)寫的作文,當看了十幾篇相近的文章,突然看了一篇不一樣的,感覺耳目一新。」(蔥燒報創刊號


 


語 文 老師以她的特教專業說出了這段話,但是她也以父母的期待說出了另一段話,懇親會上她說:「如果讓我選擇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像L一樣。」


 


L的資質偏學優,我們的資優教育又完全著重在這一區塊。他的成長歷程就像走在目前學制刻意舖設的黃金大道上。因此即便是專業特教老師所看重的仍是學優,L的將來著實讓人期待。


 


相對而言;那些具有先天創造力的特殊生,因為難以在現今你教我學的教育體制下生存,有的成了掉落人間的精靈,有的孩子捨棄正規教育,更有孩子─例如我家兒子則遊走體制內外辛苦掙扎…


 


如果易子而教…這裡的「教」指的是教養─家庭教育以及父母的態度對孩子的影響。如果撇除無法改變的大環境因素,兒子與L兩人互換成長環境,長大後會如何呢?


 


L如果是我的孩子,他還會這麼亮麗嗎?設若L對他所要追求的目標夠堅定,或許會。但是在我長年相伴下成長,他的價值觀是否也會跟著改變呢?


 


格友說:父母的教養行為其實是在配合孩子的個人特質。


 


那麼;當遇到L這樣一個全才型的孩子,是否我也跟著許多我所認識的家長一樣見獵心喜,掀起另一齣虎媽戰歌呢?


 


或者是我對孩子的適性發展教育觀,讓L自然的偏向文學,成就了他的強項,更滿足了他的學習想望。因此讓L爬向另一座山頭,快樂的欣賞山巒的起伏、美麗的野花與山谷中的蟲鳴鳥啼聲。


 


現在的L常常讓我想起醫生作家侯文詠,我忘了在那一本著作裡看過他的生平與志向,他提到自已非常喜愛文學,但老師對他說:「你這麼聰明為什麼不做點別的更有用的事?」


 


於是這個聰明的孩子不負眾望的做了別人眼中「更有用的事」,他一路呼風喚雨過關斬將,進了台大醫學院成了麻醉科主治醫師。


 


而當他專注的往高處爬征服高山登到頂峰時,才發現自已並非為攻頂而來。他說:


 


當我們汲汲地競爭比較,就好像我們計較著頂峰的高度,我們是不是彼此分享沿途經歷的那些景物與風光?


 


或者當我們爬到頂峰,看到了我們所在的山頭不過是世界千千萬萬的高峰之一…


 


最終他離開了醫學,成為一個家喻富曉的作家。


 


幾乎要看到L走著侯文詠的路了。如果不這樣百轉千迴;如果一開始就能成全他認真的做自已,他的人生是否會更美麗?


 


另一幕;我家兒子由L媽媽教養會如何呢?以我所熟知的兒子…後果實難以預料。每當兒子與我遇有意見相左時,面對他的執著與認真的態度,通常讓步的會是我。


 


過去十多年對兒子的發展,我從不敢預測結果。周圍的媽媽總是比孩子更清楚他們將來的方向,我是忙著配合孩子應付學校,以期能讓他在狹縫中順利渡過難關。


 


兒子高中時候,突然一步步的走出許多家長與孩子心中的想望,那其間不僅堆疊了兒子的毅力與堅持,幾度的機會來敲門以及他的能力被看見,更是環環相扣缺一不可。


 


如果大人不肯等待,不看重他的「毅力與堅持」,這棵成長中的小樹是否抵擋得住過度的人工塑型?硬折的枝幹怎麼可能不斷裂呢?


 


當孩子小學時在學校受挫,朱教授曾對兒子資優班的老師說


 


寶劍之所以成為寶劍,是執劍者懂得使用它。


 


寶劍雖可削鐵如泥,它也需要劍鞘保護。


 


兒子的行逕不符L媽媽的期待,兒子的不動如山會讓L媽媽讓步嗎?似乎不會。


 


L媽媽的標準來看兒子實非寶劍,那…


 


許多的假設都有可能是各種「如果…」的版本,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因為成長只有一次無法重新來過,即便能夠重來牽扯複雜,結果也不見得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