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近期作品─插畫


 


 


 



繼續談轉學鶯歌這件事吧!其實最後沒轉成,正確的說是;差點轉學鶯歌。


 


真的是差一點點就成了鶯歌鎮的學生。雖然最終沒成行,不過我們倒是有把戶籍遷過去,做了短暫的鶯歌鎮居民。


 


這裡我又要談一段溫馨感人的故事了。真是人間處處有溫情,我們會以鶯歌為進入台北就學的跳板,是因它距離我居住的城市最近。可是怎麼去;去鶯歌的那個地方;那個學校,完全沒有方向。


 


有次和老公討論時靈光一閃;孩子參加的基金會裡有位家長就住在鶯歌,請教她比較容易收集到資訊。於是我去電說明,沒想到一通電話,這位家長從搬遷戶籍、選定學校、到班級安排,甚且還提供她的一層閒置空屋準備免費供我們入住。


 


我和這位家長並無深厚交情,精確的說;她對我兒子在基金會的表現印象深刻,但對我們家卻是一無所知。


 


為什麼她願意這麼做?她說;惜才。


 


接下來我們忙著準備入住鶯歌的所有家當,並己事前和學校校長、教務主任,甚至未來孩子將要轉入的班級導師見過面。一切打理妥當,就等國三上學期結束後,下學期即轉入該校就讀。


 


做這樣的決定是不得已的,與其說是為了能受教於○○研究院的○○○(伯樂再現 ),不如說是希望在高中這三年能夠尋求課外資源,以滿足兒子的學習。


 


其實北上就讀,可以想像的並不真正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如何能在課外學習再兼顧課內功課,外加獨立打理生活瑣碎之事,對未曾獨自出過遠門的兒子來說在在都是考驗。但是不嘗試又怎麼辦呢?再空白混三年?


 


那一年兒子有份研究報告參加臺灣國際科展(談兒子的數學研究─轉折 ),我們在學期結束前接獲通知─參賽作品已進入決賽。兒子必須在國三下學期開學後一星期到現場做說明。


 


這下問題來了。當初參賽的作品是以代表原學校送件,找的指導老師也是原學校的老師。如果下學期轉到新學校,那開學後的科展競賽到底要代表那個學校,原校的指導老師又要怎麼辦?


 


於是我和新學校連繫,教務主任說:


 


「還是以學生的權益為考量,比賽完再轉過來。」


 


所以我們放心的參賽,沒想到也因這一場競賽而取消了北上就讀的計劃。


 


比賽結果兒子以國中生和一群國內外的高中生一起競賽,他拿到了電腦科學科佳作,並取得參予「青少年科學家培育計畫」的資格,可由教育部支付指導費,與研究費讓兒子至大學院校接受教授指導。


 


這附贈的獎項:「至大學院校接受教授指導」讓我深深的陷入思考;大半年來我們忙著遷戶籍與打點住處,要的不就是讓兒子可以在課餘時間「接受教授指導」?如今即使不轉學它也擺在眼前…


 


兒子此次參賽的作品是以數學的觀點設計演算法來解決程式設計所碰到的問題,他的作品介於電腦程式與數學之間,兒子以報告本身電腦程式所佔比例,而報名電腦科學科。


 


「青少年科學家培育計畫」規定「至大學院校接受教授指導」需與參賽項目相關。也就是說兒子接受指導的必需是電腦相關系所的教授而不是數學科系教授。


 


當時兒子的程式設計投入之程度實不亞於數學,快活的在數學與電腦程式中游移。他用程式驗証數學,用數學協助程式解決問題。


 


如果北上就學受教於○○研究院的○○○,兒子將來的走向就確定是數學了。然而;如果善用這次機會讓兒子再接觸電腦程式,探索的卻是不一樣的人生


 


我居住的城市就有兩所知名的大學,學習程式設計的資源實不亞於台北。如果不轉學也能如願以償,那…台北還要上去嗎?


 


思慮再三;經過家人討論再討論,兒子取消原訂計畫選擇留在本地就學。於是我們再忙著連繫那位熱心協助我們的家長,忙著和鶯歌鎮那所無緣就讀的學校教務主任、老師說明原委,再忙著把搬遷上去的家當原封不動的搬回來…


 


這件事最後在大家以孩子的最適學習的方式,給予滿滿的祝福,而告一段落。


 


一切又回到原點,接下來兒子必須先解決升學問題,此時國中基測只剩下約兩個半月的時間,他要先跨上這一大步才能再穩步的向前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