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張繼《楓橋夜泊》


 



 

 



 


 



就跟南京夫子廟商圈的「烏衣巷」一樣,從詩詞中認識寒山寺。唐代詩人張繼的《楓橋夜泊》,就如李白的《靜夜思》般千百年來廣為傳唱。



 




 




 


 


總以為寒山寺位在荒郊野外;總以為那條江與寒寺中間隔著姑蘇城牆,夜半鐘聲才會有遠傳到客船的意境。那知站在寺門外,一條小河近在咫尺,河上石橋是傳說的江村橋嗎?


 




 


 


有一說;江村橋在寒山寺前,與楓橋南北相對,故有江楓漁火對愁眠指的是江橋與楓橋間的漁船,明滅的燈火遙對著遠處的愁眠山。而非指江邊連綿的楓樹和江上漁船明滅的燈火,觸景傷情的悲愁使人無法入眠之說


 


那麼楓橋在那裡呢?趕快向後轉;遠處果然有一座漂亮的亭橋。


 




 


 


太遠了看不清楚?那就拉近一點仔細看,可是…一千四百年的古橋?太新了吧?


 


而且這條河就在寺門口,客船停留在此,我看連白日都有可能被吵得逃之夭夭,何需等到夜半才聽得到鐘聲呢?


 




 




 


 


地陪的話:


寒山寺在歷史上曾多次遭受火災,蓋了廢;廢了又蓋。破壞最嚴重的是清末清軍與太平軍交戰竟縱火燒寺。清光緒22年重建並建鐘樓,宣統三年又加修繕並重建大殿。


 


原來;千年古剎已成百年古剎,只是寒山寺這塊招牌,因「楓橋夜泊」的千古吟唱而留了下來。


 


那麼眼前被整治得漂亮的小河與石橋,也有可能因張繼的這首詩而重新塑景?哎;說文解字越說越亂;越說越心虛,江郎才盡還是趕快進到寒山寺裡去吧!


 




 




 




 


 



 


看到了嗎?拜拜要買票喔!不只有這裡,上海城隍廟和南京夫子廟一樣進廟拜拜都要買票。大陸人太多了連神明都忙不過來,賣票收錢可以減少業務又有營收何樂不為?


 


 


 



 




 


 


在寺廟庭前看到大樹、小樹上結滿了紅帶子,有點像我們的慶典活動。不過後來聽地陪說是遊客綁上去為祈福用的。難怪;後來在南京夫子廟前也看到一顆大樹上綁滿了黃帶子,顏色不同就是了。黃色求功名;紅色求幸福嗎?因為忘記祈求所以也沒問到。


 




 




 




 


 


寒山寺佔地不大,但建築物很多,加上遊客絡繹不絕感覺有些擁擠。這裡的照片除了爬上普明寶塔上倨高臨下拍攝外,很難取到全景。


 




 




 




 




 


 


這一座普明寶塔比較有趣,它讓我想到法海鎮壓白蛇的雷峰塔;想到我們日月潭的慈恩塔。塔型都很像只是細部不同,擺放的地方不一樣。


 


 



 




 


 


我們循著窄小的樓梯爬上二樓、三樓,上頭的人一樣很多但可遠眺。剛剛由下往上看視界不廣,看不到的寒山寺建築的全貌,現在登高望遠層樓疊閣古建築具在眼前


 




 




 




 


 


舉目所及盡是黑白灰的房子,就如同我們剛進蘇州沿路所看到的房子一般。不過有一大片紅瓦白牆的住屋,以及幾棟高樓朦朧的佇立在遠處。


 


這意味著什麼呢?在不久的將來蘇州典型的黑白灰色系的老房子,將逐漸被新式的「販厝」及高樓甚至摩天大樓所取代?


 


時代進步了,蘇州古城老舊的黑白灰房舍會被洶汰,改頭換面後的蘇州古城還會是古城嗎?


 




 




 




 


 


普明寶塔有些像泰國的四面佛,它四個塔門朝向四個方向,我們循著圍欄繞著寶塔一周,觀看四周風景。女兒眼尖發現低矮處的廟頂瓦溝裡金光閃閃的好刺眼。


 




 


 


她拉近相機鏡頭看個究竟……像是粒狀金屬…


 





 


再拉近一些…


 



 


 


哇!是錢錢!


 




 


 


真有趣;怎麼把錢幣拋到廟頂上,他們的廟頂是許願池、功德箱?


 


要清理吧?一年一次大概需用牛車拉才能存進銀行。


 


 


回到地面聽到地陪指著寶塔的大貔貅說:「不用全拍,每隻都長得差不多。」


 


可是…來不及了,我早已繞著四周全拍過了。


 


瞧一瞧;差不多嗎?差很多!有公的也有母的,幸好有拍回來。


 




 


 


我喜歡這裡,喜歡它的那抹濃濃的古味;喜歡《楓橋夜泊》帶給我「寒山寺」的諸多相像。管它是千年古剎或百年古剎;管它是真跡還是山寨。


 




 




 




 




 


 


離開寒山寺時看到這片籤詩,把它貼出來分享。


 




 


 


雞婆一下;簡轉繁


 


心好命又好    富貴直到老


命好心不好    福變為禍兆


心好命不好    禍轉為福報


心命俱不好    遭殃且貧夭


心可挽乎命    最要存仁道


命實造於心    吉兇惟人召


信命不修心    陰陽恐虛矯


修心一聽命    天地自相保


 


 


 



P.S.:兒子剛剛搜尋孤狗地圖幫我解惑,他找到我照片中拍到的那條小河,和更外圍的一條大一點的河。(兒子說空照圖拍的大河兩岸太整齊了,看起來有點像運河。這裡只提供線索,有興趣的請自行求証。)


 


那麼是否那條大河比較像是詩中「夜半鐘聲到客船」詩景中可停泊客船的河呢?


 


小河像是支流,江村橋橫跨其上。它就在寺門外,如果詩中指的全是這條河,以地理位置來說顯然不符詩意。


 


設若大河真是停留客船的河,那麼張繼的楓穚夜泊這首詩中,「江楓漁火對愁眠的江橋與楓橋間的漁船,明滅的燈火…這兩座穚橫跨的河流指的應該就是寺廟前的小河,和聽到鐘聲的客船所停泊的大河是不同的河,如此說來這首詩中隱含兩條河?(柯南上身


 


我的國文老師怎麼沒有說?還是我上課打嗑睡沒把它灌進腦子裡,總之懸案三十年今日終得破解。


 


 


圖片說明:


A:大河   B:小河   C:江村穚(照片中的拱穚)  D:寒山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