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老公為我那連豆芽菜都炒不好的廚藝,幫我跟公公打預防針,公公覺得不會做沒關係,三餐煮食沒什麼竅門只要肯學就會。這個嘛…公公顯然沒想到「肯學」兩字本身就是竅門。


 


婚後大家接受我的「不行」,天天吃相同的料理;相同的菜餚沒有人發出怨言,倒是我自己覺得天天要做三餐很不是滋味。


 


時間過得真快,年初結婚日子一天混過一天,很快的就到年末。為什麼要這麼說?因為我想談年夜飯。


 


年夜飯最是考驗煮婦的廚藝,我該怎麼辦?放心!我坐月子去了。女兒在除夕前幾天出生,我是產婦理當不管年夜飯。


 


好啦;躲過一年下一年又怎麼辦?還是老套,兒子在隔年的除夕前又讓我坐月子,再一次當產婦,那年夜飯…是別人的事。


 


第三年;孩子一個二歲一個一歲,總有人要照顧,就…當奶媽去也。


 


第四年…


 


第五年…


 


終於…唉!除夕夜該是我出場的時候了。


 


我想有人要問;年夜飯產婦、奶媽沒辦法煮,大夥兒總不能不吃,尤其公公和我們同住,過年圍爐兩位小叔和小姑全家是會一起回來的,年夜飯怎麼辦?


 


過去那幾年的年夜飯是兩位小叔煮的。我家有個很奇特的現象,男人的廚藝遠比女人好。包括公公都懂廚藝,老公略遜一些但還是比我好。


 


兩位小叔當時在南部開餐館,逢年過節才過來一起團聚。煮年夜飯對他們來說是雕蟲小技不足掛齒。只是大老遠的從南部開了幾個鐘頭的車回來,接著要下廚做菜是辛苦了些。


 


我們家的女人都不擅廚藝,老天爺真是厚待我,不只我做不來,兩位小嬸也好不到那裡去,我們三個拙婦竟不約而同的走入這個家庭。


 


有一年除夕小叔和小嬸一大早到台北訪友,出門前說傍晚會回來。二小嬸也在中午時候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她妹妹去逛街。


 


下午約六點時分二小嬸一通電話,讓二叔急匆匆的趕到百貨公司接她回來。公公在樓上休息,老公則因前一晚依習俗,大廟小廟拜拜祈福一夜沒睡正在補眠中。


 


客廳只剩我一人,望著廚房中待處理的生鮮與菜類,晚上六點半了廚師們都不在家,我們的年夜飯怎麼辦?


 


進廚房繞了幾圈,忍不住還是跑上樓去跟老公訴說我的憂慮,老公說:「沒關係;年夜飯晚一點吃就是了,他們大概也快回來。」


 


小叔們約在七點左右前後腳踏進門,接著他們兩人在餐廳與廚房之間一人進一人出,一個下廚熱炒;一個在餐廳準備食材,兩人不停的交替位置,約在近八點的時候,他們已讓我們圍坐一桌開始大塊朵頤了。


 


兩位小叔做年菜時我們其他人在做什麼呢?所有人;包括兩位小嬸都陪公公坐在客廳看電視,我呢?也好想;不過我覺得良心不安,只好在餐廳與廚房間走來走去,幫忙拿蒜頭遞醬油,再裝出一副樂學的模樣…


 


話說回來,年年吃小叔煮的年夜飯,實在吃得很不好意思,於是除夕前幾天我說;今年由我來。


 


怎麼來?吃火鍋;煮水餃,再把拜拜用的牲禮剁一剁端上桌,再加幾盤炒青菜…一樣和樂吃一餐年夜飯,看到大嫂這麼賣力沒有人敢說不好吃。


 


但是…隔年兩位小叔又接手了。答案全在上文中,我不多說讓您自已猜。


 


接下來的幾年大家各就各位,小叔們進出廚房;小嬸們陪大家看電視,我一樣在餐廳與廚房間走來走去。說實在的,我這樣走也挺累人的,晚上躺下來一樣覺得兩腿酸麻…


 


約十年前預定年菜的風氣愈來愈盛行,真是太好了!一通電話就解決我心頭大患。我跟大家宣佈:過年大家休息,年菜讓餐館送過來,不用再煮了。


 


從此以後,除夕傍晚我們十多人,一起坐在電視前聊天;嗑瓜子;等年菜。


 


 


煮婦二三事─煎魚大事紀  


 


煮婦二三事─市場風雲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