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以為我也要來篇美食分享,那你就錯了。烹調是我的罩門,不說還可掩蓋,一說馬上龜腳ㄕㄜㄕㄜ出來。


 


平日逛格子,翻來覆去總是看到格友們一個比一個厲害,她們就像魔術師般點石成金,一道道佳餚端進格子來,看得我好生嫉妒。


 


我的廚藝怎麼會這麼差?很無奈就是這麼差。不相信端把凳子過來,我慢慢說給你聽…


 


 


我有一個能幹的媽媽,她對我的管教與要求非常的單一,她認為:讀書的時候認真讀書,工作的時候認真工作。


 


我很成材,完全符合她的要求,婚前我認真讀書也努力工作,她則包辦家裡的所有大小事。印象中第一次下廚是訂完婚的隔日,媽媽給了我一袋豆芽菜:


 


「都要結婚了,妳要會煮菜。」說得好輕鬆,像是叮囑我出門要記得帶錢包。


 


我從沒想過婚後我要做什麼,那天才知大難臨頭。我認命的接受這個事實準備洗手做羹湯。只是平日看著媽媽隨便喇喇咧就端上桌的豆芽菜,此時怎麼看起來有些不友善。


 


下鍋的豆芽菜在鍋子裡待了好久,媽媽就站在我背後,她不出聲我卻已感到空氣凝結,氣氛顯得異常詭異。


 


豆芽菜要炒多久才算熟?它自始至終顏色都是白白的,只是越攪越少…


 


「再攪下去就爛掉了,趕快起鍋!」媽媽忍不住了,我猜她一定憋了好久。


 


婚後我現買現賣的使出炒豆芽菜的那一招對付所有的青菜,搭配一些外食混過一餐又一餐。最頭痛的是煎魚,端上桌的魚永遠破破爛爛的不曾完整過。


 


媽媽說:「煎魚要先大火熱鍋,魚下鍋後不要動它,過一下下再輕輕推動,調中火等個片刻再翻面繼續煎,這樣魚才會煎得漂亮不脫皮。」


 


我照著做,可是那一下下和片刻到底是多久?嘗試再嘗試那些魚就是不聽話。


 


每次煎魚的過程我總是抱著希望下鍋,翻面前的期待…然後看到爛爛焦黑的魚皮,沮喪的再接再厲,再一次經歷一次翻面前的期待,然後…死心,我的經典招牌魚就這樣端了十多年。


 


我對那奇醜的外觀實在很有意見,四處請教高人指點,終於有一招效果不錯;魚下熱鍋前先抹粉。果然;我的魚終於可以不脫皮。


 


不過那個抹了粉煎出來的魚,怎麼看都覺得那薄薄的一層焦黃有些礙眼。還是我媽媽厲害,她的時間火侯控制得宜,煎出來的魚真是漂亮。


 


有一天突然一個頓悟,媽媽的「煎魚要先大火熱鍋,魚下鍋後不要動它,過一下下再輕推動…」和「魚下熱鍋前先抹粉」,共同點不都是在去除水分嗎?


 


原來…原來困擾我幾十年的竟然是「油水不相容,魚皮受災殃」。


 


於是我取一張面紙吸乾生魚表面的水份下熱油鍋,再依媽媽的指示:「魚下鍋後不要動它,過一下下再輕推動…」,結果結婚十幾廿年,我第一次端出一盤漂亮的亮閃閃的「全魚」。


 


那天真該慶祝的,我竟然沒有把日期紀錄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