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系列-浮游  2010  複合媒材 0F


 


女兒近期畫作


 


 


 



兒子差點轉學鶯歌。為什麼要轉?這件事說來話長,起頭竟然是小五參加的數學競賽(深碗式的思考與淺碟式的學習 )的那道數學題…


 


當時我把為兒子整理給主辦單位的那封信,拿給 朱 教授看,他看完後哈哈大笑,頗有為兒子喝采的意思。他說:


 


「他的組合數學能力極好,帶他去找○○科學研究院的○○○,他是台灣目前組合數學最強的…」


 


這段話和一年後小六的自然老師,要我帶他離開學校去找教授教一樣,不是喜悅;是困擾。


 


○○○是誰?怎麼能說要找他教,他就一定會接受?


 


不過我們從這段話倒是得到兩個訊息;兒子的組合數學能力極好,以及○○○是台灣目前組合數學最強的。


 


至於什麼是組合數學,我不知道;兒子應該也不知道。


 


這件事吹皺一池春水,在我們心中盪漾了一段時日後,我們逐漸淡忘了它。日子照樣過,兒子小六的時候到研究所旁聽並接受 葉 教授的私下指導,他的數學知識得到了相當的滿足,組合數學最強的○○○始終未能面見。


 


一年後考上國中資優班,數理班的數學仍然無法滿足兒子的需求,所 幸葉 教授網路教學仍然持績。國中三年兒子玩票課外數學遠多於課內教學,他偶而上上數學網站與一些同好相互討論,日子就在平淡中渡過。


 


某一天和數學同好討論到一題頗有深度的高中環球數學競賽題,競賽已結束但據說全國僅有一份卷子有達到題目的要求,於是主辦單位將它PO上網供大家討論。


 


那是一題沒有標準答案的題目,它給一些規則讓參賽者各憑本事求出「最多」的結果。


 


這樣的題目挑戰性頗高,它最符合兒子的胃口,經過一場論戰沒多久兒子提出超越眾人的解法與解題,一個月後主辦單位回應說無法判斷兒子的解法與結果是否正確,即將兒子的解題傳給一些教授與數學強棒,幫忙驗証其準確與合理性。


 


世界之事無奇不有,兩個禮拜後我們接到一通電話,竟然就是那位「組合數學最強的○○○」打過來的。


 


他看了兒子的解題,他想聽聽兒子的解說。電話中講不清楚,教授說:「如果你願意說給我聽的話,找時間到台北來。」


 


我們依約前往,我坐在遠遠的角落看著;聽著教授犀利的質問,兒子的聲音極小慢條斯理的回應他。


 


兒子說對了嗎?我不知道。他們的交談進行了約四十多分鐘,結束時鬆了一口氣的人,竟然是我不是兒子。我問教授:


 


「他是不是不會講?」我想起教授剛剛的一再質問。


 


教授說:「他很會講;思路很細密,但是他不會寫。他的寫法把我引導到其它地方去了。」教授頓了頓,轉頭看著兒子再補上一句:「「到台北來唸高中,我要教你數學。」


 


真是奇妙;很多年前 朱 教授指點我們要找的人,竟然被兒子的一道數學題引出來,而且說要教他數學!


 


要不要北上就讀是一件大事,它要從長計議。說實在的;國中的數理班對兒子的幫助不大,如何學習與精進成了高中就學的重要選擇。如今○○○教授提出要指導兒子學習,這是天大的好機會,再怎麼樣克服困難都要幫助兒子把握它。


 


當時兒子就讀國二,到台北讀書如果透過國中基測,以台北好一些的高中錄取分數,兒子實難以把握征戰得成,但如果是資優班考試兒子應有較大的勝算。


 


當時的資優班考試與現今規定不同,它是在基測分發前以基測分數為門檻報考的,而且它有學籍限制。也就是說兒子想要報考台北的資優班,最遲國中三下即要先轉學台北方能取得報考資格。


 


思慮再三;今日不做恐怕日後會後悔。兒子決定報考建中數理資優班,這個決定曾引起旁人質疑。一般人的觀感;進建中很難,進它的數理資優班更難。


 


報考建中數理資優班,有一些需達到的門檻分數限制,那些限制正好都在兒子的強項上。甚且當時兒子的科展已有市賽第一名的戰績,他是被允許不看基測直接報考第二試的。


 


第二試考的是考生的數理能力,我們會很賭定的決定幫兒子轉學北上就讀,是評估到這第二試的甄選考試應該是攔不住他的。


 


即便是結果不如預期,接受○○○教授的指導這個誘因太吸引人,還是得試試看,大不了進不了建中資優班,就到台北的其它中學去,一樣是在台北可就近去找○○○教授。


 


國三下必須轉學,轉到那裡呢?


 


鶯歌!台北縣鶯歌鎮距我們居住的城市最近,落腳那裡我還可以就近照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