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看過非洲聯合館、義大利館、荷蘭館,吃過午餐進了挪威館、烏克蘭館、太平洋聯合館,和中國各省區聯合館已是傍晚五點多。


 


晚上八點我們需在出口處和團員集合,稍稍盤算一下;用過晚餐可以在世博軸旁的慶典廣場,觀賞黃浦江夜景和音樂噴泉水舞。


 


黃浦江畔晚間有三場水舞表演,每場十五分鐘。


 


時間是─193020002030


 




 




 


 


我們趕上了第一場水舞表演,真是很壯觀。一開始我就是準備要來錄水舞的,所以特地帶了兩個8GB的記憶卡,加上孩子們的記憶卡,我們大概足以把整個世博搬回家。


 


不只如此;我們還帶了筆電來。筆電就跟著行李走,白天躺在行李箱,晚上再讓它出來工作。這是我老人家的深思熟慮,真怕把三人的記憶卡餵飽了,面對美景無法下手會遺憾終身。


 


我和兩個孩子三部相機,我們白天、夜晚拼命拍,回到飯店第一件事就是找插座充電,以及把記憶卡的照片倒到電腦裡,淨空了記憶卡隔天才可以再盡情的拍。


 


四個人分住兩間房,四隻手機、七顆相機電池,插座可忙的咧;它們要通霄達旦的工作才能盡責的為我們服務。


 




 




 




 


 


這些水舞的照片是兒子的傑作,女兒當天收穫特豐,她的電池在水舞前宣告罷工,我又忙著錄影,所以靜態拍攝部份就委由兒子擔綱。


 




 




 




 


 


欣賞我錄的水舞吧!


 


且慢;會暈船的請先吃暈車藥,接下來我們將來一段暈眩之旅。


 


真拍謝;其實我有想到要帶腳架,只是要帶的東西太多,整天要在園區裡跑來跑去,我在準備行李時就自動把它刪除了。


 


拍攝的時候我有很努力儘量不動,不過一開始是我的呼吸不能停,接下來手會抖,有時候是錄影中抬頭偷看實景,它美到讓我忘記正在錄影,手不自覺的下滑…下滑…




 


這場音樂水舞錄製回來播放,發現我的相機不僅忠誠的拍攝影像也錄製聲音。水舞很壯觀,很美麗,可是水鏡上不斷有小孩子在奔跑,好幾次他們從我的鏡頭前閃過。


 


再有一次;一位小孩他非常非常貼近鏡頭的走了過來,然後我聽到一個歐巴桑叫到:「喔;喔;不要過來!…討厭。」那個小孩沒有聽話還是跑過來,所以歐巴桑氣急的說「討厭」。


 


她是誰呢?這麼沒風度,不要猜那個人是我…我沒承認…


 


結尾時一艘大大的貨輪緩緩的;閃亮亮的從水舞表演場上開過,就像表演結束前一群表演者跑出來跟你揮手致意般。


 


那個歐巴桑遲疑的和他老公在對話:「是表演吧?要不然怎麼那麼剛好?」


 


到底是表演還是黃浦江上的貨輪剛好要通過,總之它成了水舞表演的活動布景。我們只看一場就忙著離開現場和團員會合去了,就不知下一場這艘貨輪會不會如時的再出現。


 


水舞一場分三段,一段約五分鐘,我只把第三段放上來。


 


不好意思;沒經驗錄得不好。


 


 





< bod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