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惠公園在無錫。


 


地陪解說:


緊靠著京杭運河,公園倚錫山、惠山而建,兩山之間是人工開挖的映山湖……


惠山海拔328,是無錫的主山,素有「江南第一山」的美譽……


惠山泉因被茶聖陸羽評為「天下第二泉」而名揚天下……


 


 


 



 


 


 



 


 


 



地陪說得精采,我聽得稀稀落落,主因是美景當前,不才我玩得隨心所欲,增廣「見」比「聞」更吸引我,所以本頁錫惠公園的美,透過我的雙眼主觀陳述,地陪的專業撇到一邊去,只給他偶而出來串場。不足部份就讓拍攝回來的美景,經由您的相像自行補足。



 



 


 


 


 



 


 


 


 



玩完山寨古建築的猜齡遊戲,我們一行人通過「江南第一山;錫惠勝境」進入錫惠公園。


 



 


 



 


 


 


 



真是孤陋寡聞,之前朋友玩北京頤和園,提到園裡的諧趣園是仿造江南的寄暢園蓋的。乾隆皇帝六下江南,七入寄暢園,對它的取景造詣著迷不已。


 


因之好久以來對寄暢園充滿好奇。是怎麼樣的園林造景會讓天下萬物皆我所有的皇帝,如許珍愛呢?


 


 


 




 

 


 


 



 


 


 


 



 


 


 



我們此行旅行社給的資訊是:


 


◎【錫惠公園】此地為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巡遊至無錫必到的鐘愛之地,公園內的惠山泉因被茶聖陸羽評為「天下第二泉」而名揚天下。


 


直至入園才知道錫惠公園是一個園中園,寄暢園就在錫惠公園裡。哎;真是賺到了!它跟後來的南京夫子廟商圈涵蓋烏衣巷、秦淮河買一送二一樣,這一次我們買一送一在錫惠公園裡檢到了寄暢園。


 


 


 




 


 


 


 



 


 


 


 



 


 


 



地陪說:


乾隆特別喜歡寄暢園,他下令畫師將此園林描繪下來,回京後在頤和園也仿造了一園取名「惠山園」,就是今日頤和園裡的諧趣園。


 


我明白了!原來乾隆是山寨林園祖師爺,兩、三百年前他就開始訓練山寨神功師父,難怪我們看到的山寨古建築會如此以假亂真,古今建築混合並呈。


 


 


 




 


 


 


 



 


 


 


 



 


 


 



地陪的話:


寄暢園位在惠山寺北側,元代建立明代的秦金再擴建成私家園林,當時命名為「鳳谷行窩」,此園不大但卻能藉淙淙流水聲,聽到各種不同的曲調聲音,此即為園中的八音池。


 


八音池精妙之處在於它的水道安排極為精細,水流淙淙決不堵塞,且不同的水道會有不同的流水聲計八處,故名八音池。


 


 


 



 


 


 


我們一行人走入洞中,親身體驗八音池的潺潺八音流水。說來真不好意思,我耳拙;我樂癡,我怎麼聽不出它音階的高低呢?難不成此音只聞天上有,通俗凡人是聽不到的?


 


 


 



 


 


 


 



 


 


 


 



 


 


寄暢園亭台樓榭花木扶疏,四周景觀林木蒼翠,古樸清曠。此時我走走停停又再度的脫隊四處取景,幸好老公總是貼心的守護我這個大路癡,才得以在婉蜒曲折的園林中不致迷失。


 


 


 



 


 


 


 



 


 


 


 



 


 


 


 



 


 


 


惠山泉被茶聖陸羽評為天下第二泉,為什麼是第二而不是第一、第三。這種純為個人感觀的評斷,反正大家都相信,況且千古以來有沒有以訛傳訛可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寄暢園為錫惠公園的園中園,那麼錫惠公園中必有另一些景觀是不屬於寄暢園的,若果錫惠公園等於寄暢園,那麼直呼寄暢園即可,何需再名錫惠公園?


 


逛了一大圈始終沒碰到地陪,所以那些景是在寄暢園內,那些又是寄暢園外我就花轆轆兼霧煞煞了。


 



 

 


 



 


 


 


 


 




 

 


 



 


 


 



在錫惠公園裡我看到一樣植物非常引人注意;三寸金蓮。


 


那是我和老公尚未與地培失散之前聽他特別提到的。真是幸運;無需地陪帶路我們一樣沒有漏掉它。



 

 


 



 


 


 



很可愛對不對?它的直徑約四、 五公分 左右,所以三寸指的應該是高度。剛用孤狗搜尋:


 



金黃色的小蓮花長在金蓮池裡,有座橋橫跨其上。橋是宋朝建的;池是南北朝建的,橋因池而得名金蓮橋。


 


那…金蓮池之名因何而來?是池中長了小金蓮而叫金蓮池,還是這些金黃色的小花不小心生長在金蓮池而名之為三寸金蓮呢?


 


又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看來結論不頂重要,因為歷史並沒有記載它。


 



 

 




 


 


 


 



 


 


 



我門走呀走的,碰到好多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丙……,就是沒看到我們的團員,那就自已玩囉;很神奇的是我和老公準時的出現在集合地點,可沒讓大家操心再回頭找我們。


 


玩得糊裡糊塗卻玩得暢快,這份自得其樂真功夫修習幾十年,可不是一朝一夕即可練就出來的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