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近期插畫


 


 


朋友的小孩就讀私中,電話那頭她憤憤不平:「氣死了!學校老師的疏失竟然要記學生大過。」


 


事情始末;朋友孩子的班級,有個讓學校頭痛的學生必需隔離考試。段考當天老師將四科考卷丟給這位學生後就離開了。另一頭;常規的考試正在進行,下課時候那位學生拿著這幾張卷子進教室,於是大家開始傳閱…


 


之後學校接獲訊息─試題外洩,許多 相關的 老師行政人員對這件事展開調查;有沒有看卷子?學生有些承認有些不承認。


 


朋友的小孩說是同學拿著英文試卷過來問她,她不知道那是等一下要考的試卷,於是她直接在卷子上作答提供給大家看。


 


結果;查出了參予的十幾個學生,每人大過一支;當科分數以零分計。


 


朋友的小孩英文奇好,在班上是坐第一把交椅的。孩子覺得自已根本沒有必要作弊拿分數,但卷子上是她的筆跡賴都賴不掉。


 


朋友說:「太過份了!學校對老師讓試題外流,陷害學生犯規不自我檢討竟只一味的追究學生。」朋友想聽聽我的意見。 


 


這…真是考驗人性。朋友的孩子或許被冤枉了,但其餘的十多人呢?先不管有沒有犯規,這件事就如同把一盤美味放在肚子餓慌了的人面前,卻要他不看不動手。


 


我問朋友怎麼處理,她說孩子極力爭取無效,她準備找學校理論去。我呆了半響一時竟然無法獻策,對學校我是如此敬而遠之…


 


最後我給了建議也給規勸;先和其他家長商量,如果大家有志一同,就找時間一起到學校把事情理清楚。能夠幫孩子消過最好,如果不成就忍氣吞聲鼓勵孩子多用功,把目標放到明年的指考去,那支大過會影響學測推甄,但無法左右指考分發。


 


相對朋友的據理力爭我像極了縮頭烏龜。回顧兩個孩子在中小學階段,我始終與學校保持距離,配合老師遵守校規。我們很小心的扮演著一對不惹麻煩的母子,只期盼孩子能在安穩中渡過學校生活。


 


我知道現今的就學環境不利於我家孩子學習,怎麼辦呢?既無力去扭轉只有妥協,兒子把學習全放到家裡,他天天背著書包去學校和大家過團體生活。


 


那些年不管學校規定合不合理遵守它就是了。孩子們竟也和我配合的天衣無縫,無論如何都不去踩學校所畫的那條紅線。


 


洩題試卷是上天給的禮物,還是沾了毐藥的鼠餌,由當事人自行解讀,不過它倒也讓我憶起兒子的一段陳年舊事。


 


高二那年兒子從美國參賽回來的晚上,他說:「同學mail說星期一要考公民。」兒子出國前二 、三個月配合培訓,課業全放到一邊去,學校規定課可以不上但考試不可以不考。


 


算算時間還有兩三天空檔可準備,鼓勵兒子回歸正常生活全力以赴。稍後幾天再想起這件事,我問:「公民有考好嗎?」


 


兒子說:「那天我沒考,老師說我可以下星期再考。」


 


嗯;這老師很人性化(我碰過的老師大多一板一眼,處理學生事情很刻板。)他考慮兒子因公疏於學習,多給些時間讓兒子做準備。


 


其實「考試」本是了解學生學習的工具,以及要求學生認真學習的一個手段,能夠達到目的最重要,只是不知何時它位高權重,老師、家長、學生全俯伏在它腳下。


 


當下對 公民 老師肅然起敬…


 


「那…老師會另出一份考卷給你考嗎?」為什麼會這樣問我也不知道,或許只想和孩子閒聊吧。哪知兒子回說:「不會,還是同一份考卷。」


 


我很驚訝,還沒考他怎麼知道是同一份卷子?兒子說:「星期一班上考試 時 老師已經把考卷一起發給我了,不過他說我可以下星期一再考。」


 


這下我著急了,不給卷子沒考好可以體諒,拿了卷子再考不好就有些說不過去。我問話的時候已經是星期五,再問兒子:「準備好了嗎?有沒有拿卷子先做做看?」


 


依我成長的經驗,老師事先給卷子是要兒子至少學會卷子裡的內容,考前先試著寫至少知道還有那裡讀不好,可趕快亡羊補牢。但是兒子的反應很讓人傻眼,他說:


 


「為什麼要先考考看,這樣不是對班上同學不公平嗎?」


 


我無言…這就是我兒子。


 


在資優班裡同學們私下較勁,大家程度相近;拼勁相同;分數緇銖必爭。兒子經過中小學三階段資優班文化的薰淘,對同儕間的「賽事」依舊如此坦蕩。


 


這樣不是對班上同學不公平嗎?這句話讓我好感動,不管他最終考了幾分;不 管公民 老師知不知道他的學生是多麼光明磊落,聽在我耳裡它價值千金。


 


兒子的修為常讓我汗顏,拿在手上的空白卷子看不看呢?我是經不起誘惑的。


 


況且考題是老師親手交付,更沒有偷窺的罪惡感怎會不看?至於公平競技…壓根兒都不會想到。所以我常說;是兒子教育我帶著我一起成長。


 


兒子國三時候,學校天天安排複習考。通常早自習、午休;再加放學前,大約每天有三科要考,一週下來五大科目總要考個好幾回。因此每星期都會收到考科分數與班排名;甚而校排名。


 


兒子班上是學校升學主力軍,同學夠聰明又下了足夠的功夫,程度幾在伯仲之間。常常一個疏忽少了一、兩分名次即滾退好幾個山頭。所以;這張週成績單總是牽動家長神經。


 


孩子們不知是為自已還是為父母,他們更在意每一次的考試分數。太多的考試老師無力應付會讓學生相互交換批改考卷。國中的孩子半大不小,但已熟知我們的考試文化與生存之道。


 


好友間的交相批改會相互掩護,他們俟機不小心的多給幾分。反正結果皆大歡喜,彼此心照不宣樂得接受。


 


有天放學時候接兒子回家,隨口問他今天戰況如何?兒子想了好久連說了兩三個分數都無法確定。很好奇;為何?


 


原來那天的複習考,兒子的卷子被同學偷偷的送了幾分,他答不出來是忙著在自動減分。他說:「○○都亂改。」


 


我征征的望著眼前這個不食人間火的孩子,他的正直值得贊許,但…他在班上受歡迎嗎?是否要告訴他保持緘默不予理會即可?


 


女兒坐在沙發上似乎讀出了我的心思,她慧黠的丟過來一句:「媽媽;不要教壞小孩。」唉!只大一歲的女兒這麼機靈。


 


同樣的環境生養出兩個各方表現,如此不同的孩子。女兒的成長比起兒子平順許多,除了小學時候有好長一段時間,遭同學言語與關係霸淩讓我操心不已外,國高中到目前她始終是一個陽光獨立的女孩。相較之下,我對女兒比對兒子放心許多。


 


隔日兒子是以實得的分數到當科小老師那裡登記。


 


我常想;這位在人生競技場上講求公平競爭的君子,將來要如何在人人爭取機會求表現的職場中生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