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是我們的街長;我們的新鄰居。


 


我居住的社區約四、五十戶,採歐式造型整體外觀極美。廿年前我們來自各地,都頗具慧眼同時看上了它。家家戶戶陸續搬遷進來,彼此成了其他人眼中的新鄰居。


 


廿年過去了,除了少數幾戶略有更迭,其它大部份的人都留了下來。牠;我們的街長,不知何時隨著他的主人─我們的新鄰居入住,也不知何時牠開始日夜執行街長勤務。


 




 


 


總之,我們會認識牠,是牠盡忠職守的為我們守候家園,當有陌生人在牠的「視」力範圍出現,牠絕不寬貸趨前猛吠詢問。


 


逐漸的;小黑的名字被叫得響亮,是因牠一身黑亮的毛色,還是原本就叫小黑不得而知,哪天碰到我們的新鄰居─牠的主人再慎重求証。


 




 


 



小黑喜歡守在社區丁字路口,牠眼觀四方耳聽八達,面對各家主人來回進出視若無睹,倒是「外人」膽敢隨意踏入,那可得先通過牠那一關才行。


 


小黑的粉絲愈來愈多,體型也愈來愈壯碩。隔壁 卓 先生;對面 曾 先生;轉角 陳 太太……當然也包括我公公。牠成了大家的好朋友,很多時候看著公公拿著他咬不動的豬腳,走出大門四處找小黑。



 




 


 



那天下班轉進社區,看到一部大型紅色工程車停在巷子內,平日忙著上班或打理家務的左鄰右舍,幾乎都站到門口觀望。男人們和工程車人員似是商討對策,女人們對著小黑家門前的轎車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呢?那紅色工程車讓我直覺的想到119,趕忙四周觀望所幸不似有災情發生。忍不住趨前詢問;對門 曾 先生說:


 


「小黑不知道受了什麼驚嚇鑽到自家轎車底下,牠哎哎叫;叫了一整個下午出不來,我們打119找消防隊來救牠。」


 


我看了看轎車底盤:「還好吧?趴著爬出來不就可以了?」


 


小黑屬中型狗體型,鑽得進去怎麼會鑽不出來?


 


曾先生說:「問題是牠不會趴著爬出來。」


 


是噢?覺得有些有趣,可是一轉念還是救小黑要緊。怎麼辦呢?


 


「對了!找牠主人。」


 


「全家到大陸旅遊去了,根本沒有人在家。消防隊員正愁著不敢動這部轎車,說要動它程序上需要車主同意才行。」曾先生一次說完,免得我再追問細節。


 


「只留下小黑?誰給牠飯吃?」太不可思議了,我著急的問。


 


「這才不用擔心,好幾家都會自動餵小黑,妳不覺得牠最近胖很多。」


 


沒錯;小黑看來圓鼓鼓的,是比剛搬來時胖多了。


 


我和曾先生談著談著,另一邊似乎已商量出對策。他們估測車子的重量,一群男人算一算約十來個緊貼著車子,從車頭到車尾一字排開,有人開始數 123~抬~


 


只見女人們也沒閒著,她們齊聲叫喊:「小黑出來!小黑出來!」


 


我看呆了……我忘了喊…這場面太感人了。剎時;我忙找提袋裡的相機,才拿出來只見車身往側邊一斜,小黑若無其事的從車底下跑了出來。



 




 


 



多麼可惜!我的相機沒來得及捕捉這感人的一幕,又不能請小黑爬進車底再演一次。只是…小黑的若無其事是裝的吧?大家著急了大半天,牠怎麼好意思若無其事…  


 



 



 


 



接下來男人們雙手拍一拍,寒喧一陣和自家的女人走進屋子裡。我呢?一進客廳看到公公端坐在他的護腰椅上看電視,顯然不知道外頭才上演一齣「小黑歷險記」。


 


是公公熟悉的小黑發生的事,我趕忙繪聲繪影的描述一番。或許是事後補述;或許是我描述的不夠驚險,公公像是聽到頑皮小孫子的趣事般,竟然笑咪咪的說:


 


「小黑的人緣這麼好啊!」


 


哎;說了半天沒有引起共鳴,看到老公回來不信邪的再說一次,這一次當然要加油添醋,就不相信我說書的功力這麼差。結果呢?老公的反應只比公公好一些些,他說:


 


「啊?小黑看起來一臉聰明相,怎麼這麼笨不會趴著爬出來?」


 


稍晚老公看著電視顯然還在想小黑,又有趣的說:「牠長著大頭大臉的,怎會這麼笨?」


 


唉!是我把牠說笨的吧?小黑歷險記被我說成笨狗搞笑劇了。


 


不甘心;再說一次給你們聽……


 

 




 


 


P.S.:拍謝;小黑全身上下黑SoSo,我想跟牠拍大特寫,可是怎麼拍牠都是一團黑,那…就將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