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大二人體素描)


 


 


 


 


 



前些時候有一個想法;有一份衝動;我要寫小說。


 


這幾天我寫了「遺失的金子」,是一部比短篇長一些,又比中篇短一些的小說,


故事發展很簡單內容很單純,不過那不是我要強調的。


 


我比較想嘗試表達的是;一件事情的發生與轉折都不是單一的,它們勢必環環相釦。而事情的發生也常因人因角度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看法。


 


我試著以Y字拉鍊的寫法,寫了左鍊;「遺失的金子」婆婆篇。在故事發展告一段落時,再從頭寫右鍊;「遺失的金子」媳婦篇。


 


從兩人看待同一事件的發展中窺視,每一個自已都是主角,他人全成了配角,同一件事情的重要性也因主配角的轉換而有了明顯輕重。


 


第三篇完結篇我透過所有的配角也是主角的眼睛,輪流上場「說故事」。他們是Y字拉鍊的下半截,大家談的同樣是左右鍊談的事。


 


為什麼要這樣寫?我不知道。


 


我是很努力的的去寫它,有些地方處理得力不從心,可是它畢竟完成了。


 


它看起來有些老成,但非因我現在的年紀完稿所致,年青時候我寫的幾篇小說,看起來依舊如此古老。


 


前些天找出了年青時候的投稿剪報,寫的都是市井小民的故事。它一樣老成,改天再把它整理出來po網分享。


 


怎麼會這樣呢?


 


我的推測;我母親四十二歲生下我,她和我之間幾乎相隔兩代。她從小由祖母扶養長大,她接受的也是隔代教養。小時候她常對我說:「我阿嬤說……」


 


所以從我懂事開始,我聽到了很多很多老一輩或好幾輩前的故事。如果我有能力寫它們,那鐵定篇篇都是吸引人的故事。


 


可是我沒勇氣寫它們,因為這些故事經由我母親轉述,情節的交待是很清楚,但如何寫到讓閱讀者穿越時空有如身歷其境,我自忖缺乏這份能耐,遲遲不敢下筆。


 


娘家有一組古色古香的梳妝台,是我母親的嫁妝,它的雕工很是精緻。那些古老的故事場景,應是會有如是年代或更古老的傢俱,真要寫它需要經過考據……


 


「遺失的金子」場景的描述,約在卅多年前我所見的城市鬧街,它沒有很古老,但我還是閃掉一些我不懂而又難以考証的問題。


 


這篇文比較像後記,可是我把它當序文先貼上來,只為了讓「寫小說的我」順理成章的走出來……


 


還會不會有第二部?


 


不知道;沒把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