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四、五十棵盆裁,大部份是榕樹,只有一兩棵小枷苳。那些榕樹年紀很大,是公公的祖父、父親栽種留下來的。


 




 


 


 


公公說:「我只裁種一棵,是阿民考上一中那年種的。」


 


哇~最年輕的一顆也有四十多歲了。


 


 



我家最年輕的老榕


 


 


公公的榕園原有上百棵,早些年他住近百坪的日式房子,地大庭園大,除了居住的木屋,空地上架起水泥架子,上頭擺的全是這些榕樹盆栽。


 


 




 


 


 


婚後公公搬過來與我們同住,我的小小花園不足以容納它們,於是我們另闢頂樓當榕園。地方還是不夠大,公公挑些分送親友,但他把精品全留了下來。


 


 




 


 


 


許多年前因應孩子的需求,我們在頂樓加建增設電腦室與畫室,公公的榕園又縮小了一些,榕園的成員就剩眼前這一些了~


 


 


 



 


 


 


如果公公會為兒子上一中而栽種一棵樹,那麼累積好幾代的那群榕樹,它們身後的故事,豈不是一部家族輝煌史?


 


 




 


 


 


快快尋求解答;原來是公公的祖父喜好栽種盆裁造景,公公的父親繼承衣缽,再傳到公公手上,累種的榕樹好多,居住地從鄉下搬到市區,可容納的面積愈來愈小,公公只負責照管不敢新增。


 


 



 


 


 


據說老公的先祖家世背景極好,公公上至前幾代都是老家鄉鎮中的仕紳。


 


我曾見過的祖父,九十幾歲了都還在看報;讀書和寫日記。他的孩子六男三女,也都接受高等教育,除了一位務農,其他孩子全都在公務機關任職。


 


 




 


 


 


公公說;先祖時候家境很富裕,早期有鳥飛不過山的祖產,○○鄉的公墓一整座山,還是先祖捐贈出來的。


 


只是長久歲月一代代分枝下來,有的經商;有的任公職,繼續留守家園耕種的愈來愈少,家族產業後代子孫沒有新增,代代分枝後就沒有先祖時候輝煌了。


 


 


 


 





 



 


 


 


 


公公回憶道;我們到日本留學,每次我和大哥要繳學費,我的父親稻穀就一牛車一牛車的賣。沒辦法;到我們這一代耕作生產的人少,花錢讀書的人多,家境就慢慢式微了。


 


 


 


 


 



 


 


 


 


 


 


這些榕樹在祖父手中,經常參加樹石展。早年它們曾經是珍貴極品,現在隨著時代進步,栽種手法日益翻新,已經少有人會花好幾十年,甚至一百多年栽種一棵造形特異的盆栽了。


 


 


 


 



 


 


 


 


 


公公說現代人求速成,通常找一棵漂亮的樹頭接枝,沒多久就長成了,根本不會花時間培育一樹小盆景。他說現在種的是樹景,一棵棵都好大;哪是盆栽?


 


 


 


 


 



 


 


 


 


 


 


過去幾十年每天清晨,總會聽到公公在住家頂樓,為均勻日照移動磁盆的聲音。隨著他年歲愈來愈大,疼惜他體力的付出,我們幫他訂購附輪的拖板,解決移動笨重盆裁的問題。


 


 


 


 



 


 


 


 


 


 


老公甚少動手整理盆裁,原來老曾祖的手藝傳到他這一代斷了線。對栽植大外行的我來說;更是只敢欣賞不敢另有造次,眼看公公一天老過一天,這些珍貴的榕樹前景著實堪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