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這部小說被排成了鉛字,它天天在報上登載,為期近兩個月。不清楚可有 隱形讀者天天期盼看續集,但我自已卻是認真而忠實的一集集剪貼收藏。這本剪貼簿歷經廿多年歲月,紙質早已泛黃。今日為了讓它重見天日,我還是難逃面對「騰稿」這件事,不同的是;現在是一個字一個字的敲打鍵盤而非昔日一格一格的手寫爬字。


 


對於廿年前所寫的小說,今日是否會有新的觀點重新改寫,目前我還不能確定。不過這篇小說當時是以一集一千多字,共四十五集連載的。如今重騰;內文中是否字句均讓我看得順眼那也不 一定,所以它有可能被瘦身也有可能被增肥。


 


這年代久遠的老故事,不知道我的隱形讀者是否還存在,但可確定的是至少還會有一位忠實的讀者─我,我會一如過往的再一次收集它~將傳統鉛字再演化成電腦輸出文字。


 


這篇小說的背景約在民國七十年代,是以台北西門町一帶的繁華鬧街為背景的。故事主角是我的朋友,故事內容有八、九十%為真,故事中沒有壞人,因為我做了少許的修飾。


 


故事太純潔了,當時我眼見所及的世界是那麼的單純,我不知道壞人該在那個情節出現,也不知道該在那個情節處理他,所以我讓老天爺背了黑鍋,壞人就是祂;一切都是「造化弄人」才讓美麗的故事變得不美麗。


 


這是我唯一寫過的一篇小說,寫完這篇小說後我深深體會到下筆的力不從心。也因寫了這篇小說而懂得「閱歷」與「人生經驗」對小說的內涵又是多麼的重要。之後我遲遲沒敢再嘗試,因為我在等待我豐厚的人生經驗。回首當年如此膚淺的以為長中短篇小說的不同,僅在字數的多寡的文學程度,蒙老天厚愛,竟也讓我誤打誤撞的闖入這片文學園地。


 


廿多年來這篇小說長期被我封存箱底,今日再回頭閱讀,感覺像是看到一個小小孩在馬路上開大車。好多地方的處理天真得讓自已都覺汗顏,可是年青時候的那份熱忱卻深深的感動了現在的自己。


 


年青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