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是;它落選了。


 


我收到了一本聯副短篇小說集和我投遞的稿件,以及編輯先生給的一封信。他告訴我這篇小說從初賽一路打過複賽還進入決賽,但參賽者實力都很雄厚,競賽難免會有遺珠之憾……最後它並沒入選,但希望我能一本初衷繼續投入筆耕的行列。


 


相信嗎?彼時我的心情是喜悅的。在寄出稿件之後,我開始認真的去理解並收集聯副小說獎的歷屆資訊,知道過去幾屆的得獎者幾乎都是當時耳熟能詳的資深小說家,他們參賽的作品都是花費長時間的心血結晶。因此我早已明白;這一個多月趕出來的小說,雖是真人真事改寫但故事的演變像極了八點檔連續劇。它平舖直敘的手法更犯了一部好的小說的大忌,且又毫無章法,想要位列仙班其實機率是相當渺茫的。


 


可是編輯先生竟然告訴我「它從初賽一路打過複賽還進入決賽」,讓我覺得自已突然偉大了起來。忘記這位編輯先生是誰,也不知道他對多少人寫過同樣的信,可是以我為例;他必然增強了一些人對寫作的執著,說不定還造就了現今你我都知曉的幾位大作家呢!


 


之後我胸有成竹的開始投遞地方性的小報幾乎每投必中。當時的稿費非常的微薄,與我所付出的實在不成比例。可是看著自已筆耕出來的作品,一篇篇的幻化成鉛字版回傳到自已眼前,那是年青歲月裡多麼快樂而有趣的事。


 


那陣子常跑報社,有次送稿正好碰到排版先生焦急的在找副刊編輯,說我的文章旁有個空處缺少一幅插畫,當時我竟毛遂自薦的承接下這個工作。我畫的插畫其實很粗糙,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肯刊登。日後有好長一段時間,陸陸續續的除了寫稿外也稍許幫該副刊兼畫插畫。


 


言歸正傳;有天和副刊主編聊到我手中有一篇中篇小說,他很感興趣的提到要幫我連載,不過他要我每天騰稿一千字交報社。這可就有點讓我為難了,我喜歡寫作,可是我實在不喜歡做騰稿這件事。所以我做了一件讓老作家看了都會搖頭嘆息的事;灑脫的交出原稿說:「你自已拆吧!要多少字就多少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