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插畫故事性很強,近日貼上來的幾幅都頗耐人尋味。例如這幅頂著一棵樹的女孩,女兒特異的發想深深的抓住了看圖者的目光。


 


先看看大家怎麼說:


 


拉拉


那張畫~~讓我想到,這世間有多少人,
強迫自己接受教條規範,就是無法擺脫別人的期待!


哈哈~~ 沒錯,又是心態解讀!
你家小畫家快要變成我的藝術治療師了!


 


四哈家園


...頭上這棵樹跟三千煩惱絲糾結在一塊兒了...此題難解...


 


陽光部落


忘了說,sasa姐女兒這張插畫很有意思呢!


 


小玲


當我有無力感時,就很像你家姊姊這幅畫中人呢! 很有意思的畫~


 


Katie's Mom


女兒這張畫,讓我看了好想哭...


不知有多少孩子天天是頂著這樣一顆巨大的樹出門?還不能留下太多眼淚!


有點心酸ㄟ!


 


Jannifer


姊姊的畫..透露出很多人的心聲..樹根像一隻手..要把人扭轉至另一個方向..無奈的女孩..只能低頭飲泣..姊姊自己的感覺呢?


 


還有艾玫家小五的兒子說;


給這張畫取名叫樹樹不如意(如果表情是笑就是事事如意)


還說她身價九千億(烏龍派出所有個原始人頭上長花,而連想)


 


(以上摘取自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格友回應)


 


插畫的魅力容易牽動賞畫者的神經,即使大家各有解讀,但幾乎都感受了女兒所傳達的鬱悶心情。真是有趣,連艾玫可愛的兒子都知道姐姐的這幅畫有一絲「不如意」在畫中游盪。


 


我呢?我是這麼想的;這張圖讓我想到桎梏兩字。


手鐐腳銬的刑具化身為無形的枷鎖,就如樹根深植入體內一樣難以掙脫。


 


那麼她自已呢?趁著假日回來和她談談這幅畫。她說:


 


一開始是覺得心煩,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所以想藉由畫來表達情緒。糾結的樹幹;深植入腦門的樹根;揮之不去的鬱卒…


 


我曾考慮過這棵樹要不要長葉子,後來覺得時間是流轉的,春天萌芽到冬天葉落,長出來的葉子還是會掉落…是該以春夏秋冬的那一季比較適合我想傳達的情緒?


 


從無到有;再由有到無,走一圈結果還是回到原點。於是我捨棄樹葉,以最簡單的筆調呈現那棵樹,光溜溜的枝椏果然效果比長滿葉子更具說服力。


 


那滴淚是事後加上去的,它原先不在我的構想中。不過畫上那一筆,整個氣氛就出來了,算畫龍睛吧!比我原先想像的還要好。


 


發現了嗎?我們幾乎都猜對了,而且想得比她多;比她深入,我們在觀畫的同時自行加入了一些不愉快的生活體悟。看來頂著一棵樹的女孩,無聲勝有聲的牽引出我們早年所經歷的挫折與不如意,不愉快的舊經驗一一浮現…走入畫中,也從畫中起出來。


 


再看底下的這一幅插畫,我說它是上頭那幅頂著樹的女孩的對照組,相近的一棵樹卻給出不同的意境。難怪女兒這好長時間一畫再畫;樂此不彼。


 


 




 


 


我喜歡這幅畫,大樹起始於愛心因愛的的養份滋潤而枝葉茂盛,樹愈長愈大樹根糾雜卻是緊緊的盤住源頭的那顆心。這幅畫充滿了善與美,她想傳達什麼呢?飲水思源?


 


艾玫看這幅畫,她感受到;束縛的心,心有千千結或被層層保護的心…我對畫的註解.


 


嗯;和我所看到正好相背離。很奇妙的是在我尚未說出此畫的感想時,Jannifer給了新的詮釋:


 


這張畫~~~讓我想到奇幻的天空之城拉比達..緊緊抓住一顆心..可以是空心..也可以是純潔的心..端看欣賞者的角度去解答..


 


接著…接著… 艾玫的兒子小崴說故事:


:


愛心是大地之母,樹根綿綿密密是她的小孩,


枝葉是她的孫子,子子孫孫就像大地和人類.


取名為-愛不停止


 




(以上摘取自校園霸淩(二)   格友回應)



 



……


 


圖畫的穿透力實在很強,難怪歷經千百年不論科技如何發達,始終留有它崇高的位子且歷久不衰,在女兒的畫中得窺一二。繪畫不離人性,它一點一滴累積出來;我們正在其中…


 


這些畫沒有標準答案,我想即使讓女兒自已獻身說法,也不見得可以說得更貼切。


 


例如格友聖塔夢妮卡ㄉ夏天觀看女兒的流光系列(新光國際藝術─改革藝術祭2010邀展


 


我以為流光系列是表達光影的流動感,


但是"因果""瞬間"我卻看不出來,


是我解讀錯誤嗎?


 


女兒說出她的想法:


 


流光系列不完全表達光影的流動感,我更想做出時間流逝及現狀的具體描述。


「瞬間」是畫出它當下燦爛而美麗的那一個點。至於「因果」;我表現時間軸中花綻放因,到甜美的收成果,即美麗的結束。


 


例如;描繪一朵花,我不只是要畫出它當下燦爛而美麗的那一個點,更想要給欣賞這幅畫的人,感受到眼前這朵花,美麗的背後正因時間的流逝而逐漸被抽離…凋零…枯萎。


 


女兒似乎不想讓她的畫所呈現的只停駐在一個點上,她摸索前進的尋找時光流動的傳達方式。或許四周仍然渾沌不明,但前頭的一點亮光正牽著著她繼續前進。她說;


 


過去許多年幾乎從高二開始,當審視自已的圖畫時,常覺得內容上雖有所關連,但它們無法做有效的連結。


 


那些年在同儕中我的圖看似厲害,但我從中感到它有傳達上的障礙,讓看畫的人難以解讀我畫中的意涵。很高興的是在接觸插畫後我有了突破,它的呈現方式可以滿足我…


水到渠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