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我們一家五口,在苗栗造橋的火碳谷休閒農場裡玩起美勞來了。


 


真是神奇,黑SoSo的竹碳以白色廣告顏料塗抹,再綴以醜醜的乾燥花,一片片風情萬種的竹碳吊飾就誕生了。


 




 


 


剛開始我們家的老中青三個男人,對著眼前不成形的材料發呆。做法其實很簡單,只是男人們思慮再三,怎麼做?做什麼?


 


片刻後他們粗手粗腳的拿起花瓣在竹碳片上比劃一番,大約有了腹案終於提起筆來…


 




 




 


 


這就是那三個男人的作品。先猜猜它們的作者是誰…


 


沒錯那個搞怪的大問號是我家小男生製作的,看那隻細白的「左手」…


 




 


 


兒子喜歡搞怪,大掃把掃落葉搭個大問號,想傳達什麼呢?是指秋天到了沒?還是…落葉要歸根掃或不掃呢?看圖說故事自己猜吧!


 


另外兩幅依作品呈現的「老氣」判斷,你會說那幅「豐收」是我八十五歲公公的創作…


 




 


 


錯啦;那是我老公的傑作,看起來比較像我家老先生做的對不對?那天他們兩個心境互換,反而我公公做的是那一片「美麗的花」,看起來心境年青許多。(有沒有聞到濃濃的日本味?


 




 


 


底下這片「黑So So;水 ㄉㄤ ㄉㄤ」無庸致疑那是在下本人我的作品。


 


兒子說:「奇怪,媽媽的乾燥花怎麼那麼精緻?」


 


哈!火碳谷店家可沒有對我比較好,怎麼可能給我高級一些的乾燥花?


 


國父說:要有徹底的破壞 才會有徹底的建設…


 


我的密訣就是遵循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訓…


 


徹底破壞乾燥花,再徹底的建設我的竹片吊飾。


 


是誰規定這一整片花瓣要直接粘貼上去?所以…就剪囉。


 


兒子拿來當掃把頭的鬚鬚,在我手上成了羽毛樹枝…


 


我將跟公公的「美麗的花」上粘貼似楊桃型花瓣的乾燥花剪成三片葉子,點上白點粘在羽毛樹枝上…我的「黑So So;水 ㄉㄤ ㄉㄤ」吊飾就「水 ㄉㄤ ㄉㄤ」的完成了。


 




 


 


最後這一片「憶」當然是女兒的作品囉。


 




 


 


看起來我們家的這位藝術家對這個半成品竹片吊飾,可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受限的長形竹炭與大小,簡單的幾片乾燥花外加一條麻繩…


 


女兒的作品除了字寫得比我們好看一些,造型上和我們相差沒多少…(女兒;對不起啦!    老媽不得不實話實說。


 


原來這是火碳谷成功的賣點之一;無論男女老幼只要動手做,都可以自行DIY一片美麗的竹碳吊飾帶回家。


 





 



 


 


這些竹碳吊飾帶回來要吊掛在那裡呢?


 


這裡啦!我家客廳角落。


 




 


 


不好意思;吊飾後面是飯廳一角,有微波爐和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忘記清理再拍,那就…只看前面的吊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sa獨語 的頭像
sasa獨語

sasa獨白

sasa獨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